[Research] 研究與生活世界-1 災難研究921地震

16年了。

高三剛開學,還記得隔天要考歷史小考,書還讀不完就睏了。不知為什麼在地震之前醒來,眼睛張開卻看到牆上的小燈滅了,隨之而來的是長時間的搖晃。雖然長度及強度很不尋常,但歷經各種大小地震的台灣人是不會因此而嚇壞的,心想大概是花東地區的能量釋放吧。隔天早上要出門時遇上隔壁阿姨才得知,震央在南投,全台灣受創嚴重,去學校路途中的東星大樓也倒塌,全台灣停課一天。後來的幾個天、幾個月、幾年,每天經過倒塌的東星大樓,從期待找出生還者到拆樓、建樓。

從來沒有想過,我的博士生涯到現在會做了一系列與921地震相關的研究。一切都起因於一次的博士班學生聚會,那天遇上了剛從香港回來的林宗弘老師,正說著要做災難研究的計畫,而我正巧知道TEPS有問921相關的問項,聚會結束之後就順手將相關變數的描述統計寄給老師。2010年,正在找助理做量化分析的林宗弘老師就找上我而開啟了這一系列的討論。

我和林宗弘老師合作的部分,針對社會不平等與災難的討論。地震這一個看似天災、無法預期的災難,實際上卻發現,人在災難面前並非人人平等。也就是說,每個人受災的機會並不相同,有些人就是比其他人更容易在災難發生過程中受到傷害,也更難從災難中回復正常生活。社會既存的社會不平等同樣在災難發生時發揮作用,原本的弱勢群體及個人更容易因為災難影響生活,受災前的社會不平等樣貌,某程度決定了個人在災難中的狀態及未來恢復的情形。因此,當我們排除災前的不平等分布時,災難本身造成的負面影響有限,我們在災難中看到的不平等樣貌實則是既有社會不平的的延伸。

我們試著從不同的資料中拼湊這一個災難為台灣留下甚麼,整理數據過程中,一點一滴找出哪棟樓、哪座橋倒塌,有多少人在其中就再也出不來,數字背後是整個家庭及社會的動盪與重構。發現,災難決不是災難而已,誰較容易受災決定了災難的影響程度,讓人們擁有面對災難的能力,或許才是避免災難性後果的重要方針。

[圖片來源]趣遊碗–碗若新生

http://www.tripviewbowl.com/works_TVB005.html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