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esearch] 研究與生活世界-2 手足的性別組成

回想自己的碩博士論文題目,都在難產的情況下,由生活世界的疑問中發起。才發現,對我來說,很多問題的啟端都來自於對於生活世界的疑問而來。

我的碩士論文做手足的性別組成對教育成就的影響。當時,我在書寫碩士論文的過程中,經歷非常大的挫折,研究題目被逼得更動,在短時間之內需要換題目並重新來過,在走投無路的某天,躺在床上,突然大學推甄時老師問的「家裡有三個女兒,爸爸會不會覺得遺憾?」這個問題讓我思考著,如果家中不是三個女兒而是有男孩時,父母親的態度與家庭資源分配會不會不同?而開啟我的碩士論文的討論。

在完成並修改碩士論文投稿時,論文不再是當時為了畢業的書寫而已,反而開始與我身旁的故事產生互動。母親的故事是這個故事的典型,母親家中有兩個最年幼的弟弟,兩個弟弟在國中階段都念當地的私立國中,而三個姊姊都念一般國中(當時有九年義務教育,必須念國中,大阿姨則是小學畢業就出去打工),且在國民義務教育之後就必須進入勞動市場。所以,我的兩個阿姨及媽媽都在年紀很小的時候進入工廠或餐廳工作、賺錢回家支持弟弟的教育需求,每月只領取零用錢;而兩個弟弟都有機會繼續升學,甚至可以念私立的專科學校。朋友A的媽媽,隱約知道她的同志身分,而認定她是「不會出嫁的女兒」,跟她說「我們要一起努力賺錢,買一間房子,不要讓別人不敢嫁給你弟弟」或買了房子會認為那是要留給弟弟娶媳婦用的等等。朋友B的媽媽則是資助哥哥們買房子、幫哥哥帶小孩、負擔小孩的費用都完全不要求回報,資助B買房的時候,卻認為B不願意幫哥哥的忙而認為他自私小氣,甚至還說B不搞清楚他可以買房子是靠父母的。

這幾個故事橫跨不同的世代,雖然經濟成長已經讓父母不需要透過教育資源的分配來保障兒子的生活機會,但是,在重要的資源分配時刻,重男輕女的文化價值仍從中發揮作用。這也回應了論文的發現:當整個社會氛圍或資源不再支持重男輕女的資源分配策略時,兩性之間的教育機會就會趨於平等。但是,後面還沒說完的是,的確,「教育」已經不再是需要透過資源分配才可以取得的資源,所以重男輕女的行為模式或傳統價值亦無需在此層面操作,而可能轉而在更細微「重要關鍵時刻」才會出現。就像我媽說的,重男輕女不會在日常生活中頻繁出現,而是在關鍵決定時刻展現。

在性別平等的道路上,還有許多需要繼續努力的地方。但也如同論文改寫最後所說的,我們期待在生育率降低而女性教育機會增加的情況下,兩性之間的差異與重男輕女的價值可以減少,最終或許可以因女性不再負擔主要的照顧責任,勞動市場更性別友善、家庭友善、生育友善,進而提升女性的生育意願,減緩超低生育率的困境。

[。寫手足與重男輕女。]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