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MICH]隨談-3

野心、資源、成為一個人

[前言] 密西根大學提供留學生很多加強語言的課程及活動,課程包括閱讀、寫作、調整發音或發表技巧等課程,但這些課程就不是我作為一個訪問學者可以參加的了。除了這些正規課程之外,學校也組織了一些小團體討論的活動—conversation circle。這裡有針對不同群體的conversation circle,有給訪問學者參加的、給大學生參加的、給研究生參加的等,我上學期就都分別報名了大學生跟研究生的conversation circle,也參加一個月一次的訪問學者的conversation circle。基本上,conversation circle會由一個美國人當作leader,可能是老師,也可能是學生,參加的學生或訪問學者可能是外籍學生人口比例的關係,大多是中國大陸的學生,但也有遇上來自俄羅斯、巴西、日本的研究生或學者。密西根大學以開課的方式組織conversation circle需要的leader,讓當地的學生以每週帶國際學生討論分享來練習英文,期末有成果發表等獲得學分,同時讓國際學生有更多機會練習英文。除了學生之外,也有教職員加入leader的行列,這部分應該就是志願形式。

上學期在大學部的conversation circle遇上了一群中國大陸的留學生,從他們彼此閒聊中聽到一些很不一樣的想法,做個紀錄。

1)經濟條件是基本要求。誠如前面所言,密西根大學昂貴的學費讓許多即使當地學生也會先念兩年的社區大學再轉學至密西根大學,以同時節省學費並獲得好文憑(一學期學費一萬美金),更不用說是國際學生了,學費是當地學生的兩倍,申請學校時要提供相當的財力證明。因此,在大學階段就來密西根(美國)念書的留學生,家境條件是第一篩選條件。從來美國念書的中國學生經驗來看,有部分留學生來自同一高中,該高中專門培養出國念書的學生,訓練課程除了中學必修之外,更包括語言與寫作能力等訓練,這些投資與培養更早就從高中階段開始。

2)高中畢業直接出國念書的大學生是很特殊的一群人,不只家境富裕,態度與價值觀也很不同。有一位中國大一學生提出的疑問是,他不擔心他在勞動市場中找不到好工作,他擔心的是他要如何好好利用大學這四年體驗所有的事情,賺錢需要的技能他會在研究所階段讀商或法律獲得,因此,他大學想以社會學作為主修,因為他想要學習不同的思考視野。另一位大四的學生,大學階段唸經濟,現在想要再念牙醫,因為她經歷大學生活之後,發現自己想要在醫院工作,牙醫則是相對可以擁有生活且高薪的醫院工作。這些學生對於學科之間的界線是非常模糊的,大學階段的學習已經不是為了找好工作,而是培養自己成為一個能夠思考的人,勞動市場需要的技能留到研究所再裝備,從容且自信。這些例子不單指中國學生,而是這些在高中才剛畢業出國留學的人是相對有野心、且活躍有彈性的人,他們的這些特質讓他們在美國的大學生活、甚至是社會中生存下來。

這些學生不只是家庭經濟狀況很好,自身條件也非常好–積極、對生活有想法,當我們的學生或政府還在擔心大學教育與勞動市場技能需求之間的落差,擔心大學畢業找不到工作的時候,這些人擔心的是要如何在大學階段發展成更好的人,而這些思考與能力讓他們對於學習、經歷的動機與能力更強。當台灣的學生在大學畢業之後想申請美國的研究所或博士班,又要如何和這些在大學階段就已經在美國念書的小留學生相比呢?文化資本就從這些細微的差異中顯現,除了金錢的差異之外,這是「你根本就不會這樣思考」,也不知道「可以」這樣思考及做決定的差異。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